1. 首页 > 产经

贝克制药实控人王志邦行贿“黑历史”难抹,屡现财务不规范乱象

2月3日,科创板迎来2023年首家IPO受理企业——安徽贝克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克制药”)。

资料显示,贝克制药专注于治疗艾滋病、乙肝、新冠等抗病毒药物领域的化学药物研发、生产及销售,目前拥有化学药制剂注册批件14个,在申报注册的制剂产品5个。

2019—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贝克制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8亿元、3.75亿元、5.46亿元、1.87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721.18万元、-8256.42万元、4521.32万元、-2793.33万元。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该公司存在未弥补亏损情况,未分配利润为-2.4亿元。

本次IPO,贝克制药计划募资14.2亿元,募资额约为2021年营收规模的2.6倍,是资产总额的1.3倍;所募资金将用于产能扩张、研发中心建设、补充营运资金等。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保荐代表人为高震、徐明。

实控人王志邦行贿“黑历史”引人关注
招股书显示,王志邦直接持有贝克制药168.83万股,通过贝克药业、合肥长火间接持有贝克制药222.81万股,合计控制该公司52.43%的股权,为贝克制药的实际控制人。

2007年4月,王志邦与李富林、李玲共同出资设立安徽贝克联合制药有限公司(贝克制药前身),并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至今。

不过,在经营贝克制药的过程中,王志邦曾卷入行贿案。

2014年1月25日,全国党员教育信息化平台——共产党员网发布了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受贿案的审判结果,其中便提到贝克制药实控人王志邦向刘家坤行贿的细节。

据共产党员网,2007—2011年,刘家坤多次向太和县房地产管理局、太和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等单位打招呼,使贝克制药顺利办理房产证、土地证。

2008年,刘家坤给太和县环境保护局打招呼,要求对贝克制药因违反环境保护规定被查处一案给予关照,并要求将该公司从公开公布的违规排污企业名单中撤下。

2011年至2012年8月,经刘家坤协调、安排,贝克制药申报安徽省财政厅产业振兴和技术改造建设项目顺利获得批准,并得到技术改造资金。

2011年8月,在刘家坤的安排下,太和县委、县政府出台相应文件,为贝克制药上市改制提供政策支持,并安排太和县人民政府用县财政预算外资金为该公司的银行贷款提供担保。

2012年,为贝克制药的扩建用地事宜,刘家坤安排太和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其他企业的搬迁问题。

由于获得了刘家坤的帮助和支持,为表示感谢,贝克制药董事长及实控人王志邦多次向刘家坤提出按照1元/股的价格将该公司原始股送给刘家坤,但刘家坤表示要现金入股。

2011年4月,刘家坤安排情妇赵晓莉携带现金50万元到王志邦的公司办理入股事宜。王志邦安排公司员工为赵晓莉办理虚假招工手续,向赵晓莉出具50万元的借条,并将借条日期提前,以此计算出借款利息为35万元。之后,刘家坤以赵晓莉的名义与贝克制药签订保密暨禁止竞业协议书(即持股协议书),使赵晓莉持有该公司35万股原始股。

由于案发及判决时间距今较久,贝克制药并未在招股书中提及相关信息,并称报告期内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重大违法行为。

同时,贝克制药还表示,为规避商业贿赂情形、规范开展业务经营,公司已建立健全反商业贿赂相关内控制度。

然而,实控人王志邦曾带头行贿的“黑历史”,真的有助于贝克制药顺利推进反商业贿赂吗?

资产负债率一度超97%,屡现财务不规范乱象
除实控人曾卷入贪腐案外,贝克制药的内控管理亦存在多处违规情形。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为满足贷款银行受托支付要求,贝克制药曾通过第三方取得银行贷款,累计转贷总额达8.93亿元。

对此,贝克制药在招股书中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原料药材料采购、固定资产投入以及各项研发支出等资金需求较大,公司主要通过向银行贷款缓解经营资金紧张局面。根据贷款银行政策要求,银行发放贷款时,一般要求受托支付材料款,且以单笔大额资金为主,贷款放款时间及受托支付金额与公司用款情况不匹配。因此,为缓解资金周转压力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公司通过转贷方式获取贷款。

至于转贷资金用途,贝克制药称,公司通过转贷取得的贷款主要用于材料采购、研发支出及其他各项生产经营支出,不存在骗取贷款银行发放贷款的意图或将该等贷款非法据为己有的目的。在申请贷款时,公司已提供相关担保,具备按时、足额偿还贷款本息的能力,上述银行贷款均按期偿还本息,不存在逾期情形。

招股书还披露,贝克制药子公司贝克生物曾向关联方新药研究院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1060万元,新药研究院获取票据后将其质押给银行获得1000万元贷款,后通过另一关联方贝克药业将资金拆借给贝克制药。

贝克制药在招股书中称,公司为上述票据承兑人,银行不会因此遭受损失;上述行为发生后已及时纠正,相关贷款已归还,上述票据也已结清完毕,未对银行等金融机构或其他第三方造成任何实际损失。上述票据违规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情形,不构成本次发行的实质性障碍。

不过,基于该公司票据违规的事实,其内控治理的力度及规范性难免让人担忧。

此外,报告期内,贝克制药向关联方贝克药业、贝金基因拆入资金累计4.14亿元;关联方王志邦、王素英、贝克药业等还为贝克制药借款提供担保,担保债务金额合计13.56亿元。

需注意的是,报告期各期末,贝克制药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7.54%、83.31%%、73.71%、75.53%,保持较高水平。截至2022年6月末,贝克制药仍有约4.5亿元借款未偿还。

(来源:时代周报)

此文为作者或媒体授权发表于本网站,且已标注作者及来源。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或媒体获取授权。
本网站转载属于第三方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请自负相关法律责任。

如对本文内容有异议,请联系:
Email:youth-daily@foxmail.com
QQ:2279581925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