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产经

威龙股份安心酿酒,股价应声跌停



随着新任实控人闫鹏飞的进场,威龙股份长期以来群龙无首的局面,成为历史。

他会怎样酿好这杯葡萄酒?
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他长期身处软件信息服务领域,一脚踏进葡萄酒行业,并不被市场看好,以至于昨日股价大跌。
另一大失望在于,此前大数据资产注入的预期,已被控股股东的回应无情打落。
这家葡萄酒企业今后怎么走,走向哪里?这已和创始人王珍海毫无关系。

“靴子”落地
6月20日,威龙股份(603779.SH)公告,经审慎判断,认定公司由无实控人变更为有实控人,控股股东为山东九合云投,实控人为闫鹏飞。
这只“靴子”落地,公司近2万股东等待已久。
2021年底,前实控人王珍海所持股权陆续被司法处置,公司就陷入长期群龙无首的局面,这个葡萄酒品牌,在市场终端近乎消失。
公司无心主业,主要是受王珍海违规担保案的牵连,而在化解实控人债务的过程中,分散的股东各怀心思,缺乏主心骨。
2020年8月,何平以其控制的深圳仕乾参与司法拍卖,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当时透露,对公司经营规划未来没有什么想法。此后2年多时间里,鲜有亮眼的经营策略出台,基本处于维持状态。
自去年起,威龙股份股权层面又起了变化。
10月底,山东九合云投从时任第二大股东于是鑫诚一号私募手里,接手其持有的威龙股份18.80%股权,对价约4.81亿元。
这笔股权于今年5月11日过户完成。几天后,股东加速出逃。
深圳仕乾率先披露减持计划,引发连锁效应。润金1号资管计划、第三大股东杨光第及一致行动人,先后预告减持。
深圳仕乾、润金1号、杨光弟及一致行动人,分别减持8%、1%和不超过6%,将所持股权降至9.97%、4.42%和9.32%。
另一边,山东九合云投似乎在为控制公司做着铺垫。山东九合云投新股东山东峻博认缴4000万元增资,增资完成后,股东中博集团、山东峻博、弗雷投资分别持有公司37.0588%、11.7647%和8.8235%,三方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后,公司董事闫鹏飞通过中博集团间接控制山东九合云投57.65%表决权,系后者实控人。(闫鹏飞系中博集团实控人)
故此,闫鹏飞成为威龙股份新任实控人,山东九合云投成为上市公司控制股股东。山东九合云投的另一国资股东淄博临淄区九合财金控,对实控人认定无异议。



转型大数据?
在此之前,山东九合云投对参与威龙股份治理跃跃欲试。5月18日,就给上市公司发函,提出多项议案,并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那时,距离公司董事会换届仅一个月。
这些议案的核心,就是安插自己人进入公司,张鹏、朱秋红、张志景以及白璐,首次亮相。
张鹏是山东九合云投、山东爱特云翔财务总监,朱秋红、张志景分别为山东爱特云翔大数据产业园总经理、总裁办主任,白璐则任职于山东鑫诚恒业集团。
6月19日,根据《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经公司第六届董事会全体董事提名,选举第六届董事会董事朱秋红担任董事长,获全票表决通过。
经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候选人朱秋红提名,聘任孙砚田为公司总经理、白璐为公司董秘;
经公司总经理候选人孙砚田提名,聘任张鹏为副总兼任财务总监、张志景为人力总监等,均获全票表决通过。
无论人事安排,还是从履历来看,上述人选中,有3人均出自山东爱特云翔,实控人闫鹏飞为该公司董事长。
山东爱特云翔系山东九合云投关联企业,是国内较为知名的以大数据服务、智能化解决方案等业务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在宁夏、青岛和淄博拥有3个大数据中心。
这家企业管理层的重要人士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后,不免引起外界对注入大数据业务的预期。
未曾想,山东九合云投居然就是为酿葡萄酒而来。其公开表示,未来12个月内,无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计划,也无对上市公司拟重大资产购买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
此言一出,二级市场反应强烈,6月20日开盘即跌停,收报12.83元,跌幅10.03%,总市值42.69亿元。

主业千疮百孔
实控人尘埃落定,威龙股份葡萄酒主业何时回归正轨,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曾经,威龙与张裕、长城,堪称国内三大知名葡萄酒品牌,曾在2017年创下8.31亿元最高营收记录。



在2019年前实控人王珍海违规担保事发后,公司经营状况每况愈下。2019-2021年连亏三年,合计亏损近6.60亿元。
作为国内最大的有机葡萄酒生产商,公司产品结构主要以中低端为主,占公司收入9成以上。而利润丰厚的高端产品,发展较为吃力,2022年收入仅为2861.94万元。
公司早年布局在澳洲的葡萄酒厂,受国内对澳大利亚反倾销影响,原酒难以在短时间内运回国内,累计库存已超过2万吨。
随着当地原酒市场价格下跌,导致去年对澳洲库存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328.81万元。
同时,公司还要面临国内葡萄酒行业整体下行的市场环境。
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国内葡萄酒产量从2018年的50.22万千升,跌至2022年的21.37万千升,销售规模从175.89亿元降至91.92亿元,利润从12.71亿元降至3.40亿元。
葡萄酒卖不动,除了消费普及率低,以及进口酒的竞争,还有消费的疲软。
为了抵御不利外部环境,不少葡萄酒品牌已经在积极应对。中粮倾力打造长城葡萄酒文化;王朝酒业祭出干白战略;张裕推出龙谕产品,着眼于海外市场。
在这样的背景下,威龙股份太需要一位优秀的舵手掌握全盘,穿越重重迷雾。
 

此文为作者或媒体授权发表于本网站,且已标注作者及来源。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或媒体获取授权。
本网站转载属于第三方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请自负相关法律责任。

如对本文内容有异议,请联系:
Email:youth-daily@foxmail.com
QQ:2279581925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