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快消

趣睡科技小而不美


是否真的所有消费品,都值得重做一遍?
曾以“床垫颠覆者”姿态现身资本市场的趣睡科技,用2022年惨降的业绩,告诉了我们一个真实的答案。
上市之前,外界普遍质疑的核心竞争力不足、小米依赖症等各种问题,已快速显现出来。
趣睡科技成功地把自己越做越小,但并不算太美。

业绩惨降
床垫是一个极其传统的行业,它属于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耐用品,市场规模大,又极为分散。行业中有慕思、喜临门、梦百合等头部品牌,但市场集中度不高,中小品牌都能通过价格等优势,找到自己的用户。
这一传统又笨重的产品,能否被互联网改造?
2014年,美国Casper公司,对床垫行业进行了颠覆式的改造。它通过线下体验店与线上销售相结合,Casper的床垫可以卷起来,装进纸箱,方便物流运输。它更是向用户承诺,100天内可以免费试用退换。
当时,待业在家的李勇成立了趣睡科技,但没有确定发展方向和主营业务。他曾在科龙、美的、全友等企业,担任过销售管理人员,深谙市场开发之道。受到Casper模式的启发,他和创始团队一起,带领趣睡科技,同样以床垫切入家居市场。
公司采取轻资产模式,既不建厂也不开实体店。产品由各大床垫企业代工,销售渠道则集中在线上。
借助这一新奇的模式,及其早期的众筹等市场开拓方式,趣睡硬生生将旗下8H床垫,贴上了科技的标签。公司也迎来了快速发展期。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5.52亿元,归母净利润7393万元,算是历史最好成绩。
随后两年,公司营收规模和利润均小幅萎缩,好歹挺到了2022年8月,登上创业板。
上市即垮塌。新近披露的2022年度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1.73%至3.23亿元,归母净利润3689万元,同比下滑46.11%。核心产品床垫、枕头,分别下滑28.12%和46.17%。
优势产品卖不动了,趣睡科技(301336.SZ)开始想着法地拓展品类。2022年,公司趁着露营热,快速结合上游生产商,推出户外用品。已有户外充气沙发、天幕、营地车等产品上线销售。
新业务对公司的营收贡献如何?在年报中未能单独体现。

小米依赖症显现
趣睡科技早期能够快速发展,得益于小米。
公司创立之初,就拿到了顺为资本1000万元天使投资,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一员。目前,顺为仍是持有趣睡科技7.65%股权的第二大股东。
小米系旗下电商平台,也是趣睡科技旗下产品的最重要销售渠道。
2018年-2021年,公司产品通过小米有品(B2C)和小米商城(B2B2C)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83亿元、4.18亿元、3.27亿元、2.90亿元,分别占比各期公司营收的79.81%、75.69%、68.43%、61.41%。
京东也是趣睡科技的前十大股东之一,同时,为前五大供应商和大客户。
2019年-2021年,趣睡科技通过京东商城的销售占比分别为9.46%、10.48%和10.96%。
上市之前,外界就普遍质疑,趣睡科技的销售对关联方过于依赖,一旦发生变故,会产生重大影响。
最近几年,小米旗下电商业务发展陷入瓶颈,大幅减少了B2B2C模式下的采购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依靠小米卖货的趣睡科技,自然也不能幸免。
2022年,小米系渠道对趣睡科技线上销售的贡献仍高达65.79%,但1.69亿元的绝对收入,与前些年已不可同日而语。
事实上,不只是趣睡科技,过去两年,小米生态链企业石头科技、九号公司等,均遭遇小米“砍单”而影响业绩。
趣睡科技也意识到,不能把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早在2015年底,就自建了8hsleep网站,展示旗下产品并销售。可是,自有平台发展得真不怎么样。到2022年末,该平台注册用户数不到3万,月活用户仅有5人。


核心竞争力缺失
趣睡科技的主要品牌是“8H”,其传达的意思是“让我们每天睡好8小时”。为打造这一品牌,公司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可是,从趣睡科技启动上市之时,就有第三方企业,对8H商标提起诉讼,进行精准阻击未果。到现在,这一商标争议仍悬而未决。
2021年7月,豪中豪公司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趣睡科技和尚境电子告上法庭,请求判令两名被告停止商标侵权,停止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公开道歉并赔偿损失500万元。
2022年8月,杭州中院一审判决,两名被告停止侵害豪中豪拥有的8H商标专用权行为,停止在官网、小米商城、京东商城等平台上,销售带有8H标识的侵权商品,道歉并赔偿各类损失45万元。
该案目前已打到了浙江省高院,尚未最终判决。
与此同时,豪中豪公司还就趣睡科技注册的“8H”(异形)商标,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商标无效宣告请求申请。
2022年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裁定,趣睡科技拥有的8H及图商标在藤编制品(不包括鞋、帽、席、垫)商品上予以维持,在其余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
对此,趣睡科技不服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截至目前,该案尚未作出判决。


其实,对于趣睡科技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来自业务本身的核心竞争力不足。公司虽冠以“科技”之名,但科技含量不足。每年几百万元的研发投入,无论是绝对值还是研发投入率,与传统床垫家居企业相比,都不占任何优势。公司所获专利,大多都是实用新型和外观专利,没有颠覆性的突破。
当用户对品牌和产品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和体验,谁还愿意花高溢价去买“8H”呢?
投资者已提前看透了这些。上市当天,趣睡科技股价大涨171.04%,收于101.72元/股,总市值超过40亿元。此后,股价一路震荡下行。4月25日,收于44.28元/股,市值仅剩17.71亿元。

 

此文为作者或媒体授权发表于本网站,且已标注作者及来源。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或媒体获取授权。
本网站转载属于第三方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请自负相关法律责任。

如对本文内容有异议,请联系:
Email:youth-daily@foxmail.com
QQ:2279581925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